【门球史话】对当前我国门球有关问题的探讨(精编版)重读姚见老师1989年创刊号文章


原标题:【门球史话】对当前我国门球有关问题的探讨(精编版)重读姚见老师1989年创刊号文章

【编者按】《门球之苑》首任主编姚见老师是一位文化名家,一位资深的门球爱好者,更是我国门球文化的缔造者。在1989年创刊号上,姚老以一篇一万两千字,洋洋洒洒的长文,将我国门球运动做了全面的介绍和透彻的分析,并对今后的发展方向进行了规划和定位。近40年过去了,让我们重新品味这篇磅礴巨著,相信仍会有新的感悟。

:“门球活动,在国外,已有几百年的历史,据说是在十六世纪以前起源于法国,开始是在少数士兵和学生中流行,作为一种室外远射娱乐活动。在一块较大的平地或草坪上设若干个铁环门,用带有槌头的木棒进行击球入门的游戏,得分多者为胜。此项活动,普及面不广,其主要原因是当时欧洲宫廷、贵族及中下层人群中,盛行一种在草地上“击球人六”的游戏,就是现在的高尔夫球雏形代替了它,因而,门球活动范围很小,影响不大。到了“十七世纪又传到苏格兰和意大利。1861年,英国人E•劳特利吉第一次编印槌球(即门球)规则后,这项游戏在英国逐渐普遍开展起来。以后,又传到美国,‘全英槌球俱乐部’和‘全美槌球协会’相继于1870年及1882年成立。二十世纪30-40年代,槌球游戏传到中国,当时燕京大学(现在的北京大学)曾把这项游戏当做体育课内容,(见中国大百科全书体育卷39 页)。还有一种说法是,中国早在唐宋时期就出现一种叫“捶丸”的体育活动。山西洪洞县广胜寺水神庙壁画中的宋代“捶丸”图,可为一佐证。图中四人,一人持棒,正待击球入穴,情景逼真。中国的“捶丸”,是否就是门球发展的前身,尚难论定。看来,现在的高尔夫球与此酷似相同。

另外,日本有它自己的一些说法,认为是在1948年,由日本的铃木和伸创造了这种门球游戏,首先以中、小学和大学生为对象,作为学校里的一种体育课程加以推广。于1975 年又在日本九洲一带老年人中进行普及,一个时期发展很快,推广到了日本全国。接着,日本各地都成立了门球协会,领导此项活动。目前,日本群众把门球视为一种健身的业余、娱乐体育项目。参加这一体育运动的人数约400-500 万之多。(见佐佐木秀利著《门球人门》一书)以上就是传说中的门球由来。可靠程度怎样,我们不去管他,但门球这项活动,早在我国本世纪20年代末和30年代初,江、浙、上海一带和其他地区的学校就作为了一种学生娱乐游戏。在球场上安置 6个铁环门和一个标竿。比赛时,每人手持圆形槌面的木棒,按路线次铁环门,每穿过一个铁环门便得一分,最后击中标竿加一分(即一个球满分为13分),两次26分,以先完成满分(26分)的一方为胜。此外,于1938年前后,晋冀鲁豫地区有些八路军、新四军部队也曾玩过一种类似门球的木球(即克拉克球)游戏。此项活动,由于打法简单,许多人兴趣不大,致使长期发展缓慢。”

技术——战术——技术加战术——智术阶段,姚老对于四个阶段的阐述是前瞻性的总结,时至今日,我们仍未达到“智术”的高度。

:“门球同其他体育运动项目一样,都有从低级向高级阶段迈进的过程,有它自己的发展规律。门球技术学起来比较容易,打好了难,尤其是打得精湛更难。人们说“易学不易精”有一定道理。门球的发展,可分为四个阶段,即:技术——战术——技术加战术——智术阶段。而这四个阶段又不是孤立的,它是相互关联、循序渐进的一个整体,在初学时期,主要是以练好基本功(过门,撞击、闪击、送球到位、擦边以及撞柱等基本技术)为基础进行比赛。待基本功熟练后,有成效时,则不满足于现状,须要前进一步,在每场比赛中都自然加些战术球,这样,久而久之,必对战术球发生兴趣,近而,又把战术球的运用提到要位。但同时,人们又往往忽视技术的决定作用,有不少门球队在比赛中,虽然重视打战术球,而由于技术不过硬(如:击球命中率差、击送和闪送球不到位,擦边不准,过门率低,失误过多等),达不到理想要求,而屡遭失败。人们从实践中不断吸取教训,进一步体会到只有把精湛的技术和有机配合的战略战术组成一体,才能战胜对方,才会收到较好的效果。我们可以预测,门球将来发展趋势,必会进人第四阶段,即:智术时期。所谓智术,就是智力竞赛,技巧拼搏。当大家的技术和战术都提高到一定程度时,比赛场上的较量,主要是看各队斗志和才能。具体来说,门球比赛,是由两队角逐,每队由五人上场,每人各持一球,分为红白两队,红队球号为 1、3、5、7、9;白队球号为2、4、6、8、10。十人对抗,另一教练员在场外对本队队员进行战术指导。目前的状况是如此,实际上许多战略战术球,是出自教练员之口,借队员之手来实现,这种智能较量,可以说是“打教练员战术球”的阶段,而对每个队员的智能开发,受到很大局限。当进入第四阶段,观一场比赛的水平,不仅看一个队员的技术和战术思想如何,而是看一个队(即上场的五人)斗智才能如何,除看每个队员是否技术熟练外,主要是看对每一球的处理是否得当,是否机智果断、善于分析战机作战,还是对球处理不当,优柔寡断、“期战心分,战而有优”。离开教练员口教,同样打出好的战略战术水平。但这一阶段,从全国来讲,尚未进入。从我国的情况来看,即使门球发展到第四阶段,也还同时存在普及和提高两种形式;存在娱乐型和竞赛型两种形式。打门球对绝大多数人(尤其是老年人)来讲,仍是一种调节精神生活、提高身体素质的一项健康的文娱和体育活动,它本身就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个组成部分,让我们通过门球活动更好地来开展自己的智能罢!”

——在这部分中姚老为门球组队做出定义:我国的门球队今后仍应以康乐队形式为主,还要大量地、不断地多作普及工作。比赛队总是少数的,但它必须是在自身提高的基础上带动康乐队的提高,这一点我们不应忽视。

一、场址问题。只要政府在不影响整体市容规划的前提下,在有条件的公园、大院及市民住宅区提供一些空地,由组队单位自力更生建设一些简易、实用、造型美观的小型体育场所还是可以办得到的。打好门球是没有捷径的,只有靠多练多赛,下苦功夫才有成效;

二、文体活动与参赛问题。门球活动,既是人们锻炼身体的一种娱乐,又是已经走向体育运动的一种比赛项目。每年全国和地方都有多种形式的比赛。如一个单位有几十个队员,参赛时只能出一、二个队,不能人人上场,总会有些人不能参赛,这样,参赛的人和不能参赛的人便产生了矛盾。所以,人选是个很难的问题,要建成一个像样的队则不容易,只有成为一个正规体育队才有可能减少矛盾。根据我国目前门球发展的情况,只能是建立一种群众体育和竞技体育并重,国家有关部门举办比赛和单位与单位之间相互邀赛并行(的模式)。即使如此,我国的门球队今后仍应以康乐队形式为主,还要大量地、不断地多作普及工作。比赛队总是少数的,但它必须是在自身提高的基础上带动康乐队的提高,这一点我们不应忽视;

三、教练员与队员问题。作为门球教练员,必须是同队员朝夕共处,互教互学,一起练习,一起打球,一起研究和解决作战中的问题,才有共同语言,行动一致。我们必须看到,在当前多数门球队中,教练员是个薄弱环节,为了适应新形势和工作的需要,还得下大力气像培训裁判员那样培训出一批教练员来,建议各地门球组织应尽快的把这项工作抓起来。另外,教练员与队员之间,还存在一些问题,有人说,队员都有个认识过程,即:“开始死听教练员指挥,后来有点意见,发现教练员指挥有理就虚心听,又在行动上服从教练员指挥”。这种情况说明,在门球发展的第三阶段,教练员和队员必领要高度统一,步调一致起来,如果两者关系处理不当,便会出现场上混乱局面。

——这部分里姚老详细讲述了门球的训练原则和方法,具有全面前瞻性的指导意义。

一、门球技术同有些球类相似(如台球,高尔夫球等),它是在静中求动,必须把技术锻炼始终放在第一位,有计划、有步骤的进行。虽然门球技术是多方面的,但应提倡,从一个队来讲,要有一个队的特长,从每个队员来讲,各自要有特点,朝着一专多能方向发展。这样,才能向智术阶段迈进。

(三)要把技战术、时间、心理、美学融为一体。要将竞技体育和娱乐体育结合起来发展。一个较强的门球队必然会使战术丰富多彩,而战术的丰富多彩,又是在技术的提高、时间的驾驭、好的心理素质方面作保证的。要做到因人而异,既要防止盲目追求竞技性,又不能不提倡竞技,使锻炼与竞技密切结合起来,以普及促进提高,以提高带动普及。因此,在形式上要坚持群众化,多样化;在竞技上要坚持经常性,灵活性,使这项活动更适合老年人的心理和特点,以便更有效地增强门球运动的现实作用和意义。

我们知道,人的大脑是控制调节全身各种器官生命活动的总枢纽。是人类感觉,意识、情绪、思维等一切智慧行为的物质基础。门球运动员同其他运动员一样,都应加强心理素质的训练。(略)

我们经常听人说。某某门球队赢了是靠运气好,越打越带劲,越打情绪越昂扬。某某门球队输了,运气不好,越打越泄气,情绪失常。把偶然性和运气相提并论,甚至承认偶然性加运气决定着门球胜负的命运。在战术中有一定的偶然性。就是说,应撞击上的球,由于种种原因而撞击不上,不应撞击上的球,也是由于种种原因而撞击上(注:我们也有这种情况,目标是打甲球而撞上了乙球,这是常有的事)。我们应该了解这样一个道理,偶然性和事物本身发展过程的本质是没有直接关系,但它和必然性互相联系,它的后面常常隐藏着必然性。例如,在北京的百队赛中,上海队,内蒙赤蜂队和北京航天、北京交大及廊坊等队,从技战术和教练员水平来看,要比煤矿文工团队高超些,经验多些,但文工团队在百队赛中却夺得冠军,这就是说在事理上虽然不一定要发生的事而发生了,超出了一般规律,这从科学上讲,是多种因素在相互排他过程中,利用了各种力量对抗的矛盾,起到了促进和抵消作用,这是正常现象。因为门球比赛只有30分钟的较量,谁在30 分钟处于主动,特别是在关键时刻控制局势,技战术和心理发挥正常,谁就有机会争得胜利。谁在30分钟处于被动,特别是在关键时刻,技战术、心理失常,谁就有输的可能。因而,门球胜负的偶然性是存在的。矛盾对立着的双方互相斗争的结果,无不在一定条件下互相转化,这是一个方面。而另一方面,取得优异成绩的队,也绝不是偶然的。科学的任务就是要透过复杂的偶然性来揭露必然性。如果文工团队没有一定的实力,要想获得第一名也是办不到的。在比赛中取得主要成绩的因素,一是运动员技战术运用和心理素质好;二是教练员指挥失误少;三是临场发挥正常。如果说有运气的话,那也是很少的。因而,我们说,临场发挥的好坏,对取得比赛的成绩是至关重要的一环,切不可忽视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